央广网

“读写困难症”不容忽视

2018-08-23 08:34:00来源:

  作为一种神经心理功能异常,它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全球近10%至20%的人口——

  

  

  读写易眼镜技术发明人彭继发正在给读写困难的学生做测试。
   
  学生在做测试。

  

  读书识字,在人们看来理所当然。每当孩子学习成绩差、读写能力表现不佳时,家长往往会认为他学习不专心、不勤奋,甚至有些笨。然而,这可能仅仅是表象,真正的原因是——这些孩子或许有着不同程度的学习困难,他们正孤独地与“读写困难症”抗争。他们不是笨小孩,只是与别人不同

  对于读写困难,国际学习障碍组织(简称IDA)作出过解释:读写困难的成因源于神经系统,是家族性学习或处理语言的困难,会根据个体的不同在严重程度上造成差异,常见到在重复及表达语言、阅读、写作、拼字、书写及数理上存有困难。需要指出的是,这些问题并非由缺乏动机、感觉障碍、不适当教学技巧以及环境所直接造成的。这是一种神经心理功能异常,在轻重不同程度上影响了近10%至20%的人口。有报道称,美国约有20%的儿童有此症候。

  读写困难并非“笨”

  据调查,读写困难目前在我国的发生率约为5%至10%,且呈增长趋势。在6岁至16岁孩子中,我国有近1500万人存在不同程度的读写困难,但当前社会对于读写困难的认知仍明显不足。

  来自云南的12岁男孩陈陈(化名)天资聪明,但阅读时经常出现错读、漏读、字形混淆等问题,中英文学习十分困难,各科成绩很差。对此,他常被老师批评学习态度不端正。然而,在陈陈父母看来,孩子对于学习的时间投入比普通孩子只多不少,还带着孩子到各地医院做智力测试,寻找原因。陈陈也因此逐渐对自己失去信心,不愿与人沟通交流。

  为此,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陈陈在母亲的带领下,来到深圳进行了读写易眼镜测试。结果显示,陈陈只是单纯性读写困难。戴上读写易眼镜后,他的阅读速度提高了约20%,正确率也有显著提高。

  读写易眼镜技术发明人彭继发介绍,类似陈陈这样的孩子具有一些共同特点:他们的智力水平是正常甚至是超常的,但他们在学习过程中的“听、说、读、书、算”等环节中,存在若干项明显落后的现象,与智力不匹配。这类孩子通常被称之为“读写困难的孩子”。

  在测试现场,陈陈是这样描述的:“当我翻开书本时,经常感觉文字串行、错行;看英文时,感觉字母总是黏在一起,无法区分;在看书时,感觉眼前有光圈,眼睛很容易疲劳。戴上读写易眼镜后,看文字不会跳行了,文字间距变大了,光圈也不再有了,眼睛扫视的速度变快了。”而陈陈的母亲说,她从未想到孩子阅读时竟然会有这种感受。

  “像陈陈这类读写困难孩子对于文字的阅读感受各不相同:有的看文字会跳动、晃动,有的看字体会变大变小或变粗变细,有的感到文字太细太小而分不清。如中文‘毛’与‘手’分辨不清,‘老李晚上’可能会看成‘老木子日免上’。他们无法从文字推想画面,断句困难,阅读缓慢……而另外一部分人则会觉得纸面太明亮无法忍受,甚至看文字时出现头晕、头痛等生理症状。”彭继发解释说。

  为患者双眼重建动态平衡

  “关于读写困难的成因很复杂,国内对此研究尚不充分,国际上要多一些。目前对此尚未有具体定论,但学界比较认可的成因有两个:一是人类遗传原因;二是大脑差异。大量研究资料显示,在读写困难孩子当中,有近80%的孩子视觉系统与普通人不同。”厦门大学附属厦门眼科中心主任医师、眼底病科副主任刘志雄表示,“在多年诊疗过程中,我们时常遇到因眼部不适导致学习困难的孩子前来就诊,但普通眼镜很难缓解他们的问题”。

  “对于读写困难者来说,文字在他们的眼中是不一样的。当看到我们的测试稿后,几乎每个接受测试的孩子对于文字都有不同描述,我们把上面有关文字变形的情况统称为视觉性错误。”彭继发表示,研究表明,阅读困难孩子的视觉大细胞(M)系统和小细胞(P)系统存在不同步、不平衡的问题。他们左右眼所看到的视像传送到大脑视觉中枢的时间不一致,大脑在整合时,无法把左右视像完美地整合成一个整体图像。由于左右眼的视像相互干扰,导致形成了以上孩子所述的各种问题。

  对此,读写易眼镜成为孩子们的好帮手。据介绍,读写易眼镜技术历经十余年创新研发,是依据不同光波具有不同的传送速度为原理而发明的。这种眼镜其实是一套系统:它由一系列性能不同的镜片组成,每个镜片只允许某特定波长的光通过,由此为孩子的双眼重建一种动态平衡,让双眼视像能同步传送视觉信息到大脑视觉中枢。一旦孩子的双眼平衡同步后,视觉性错误就会减少甚至消失。

  彭继发表示,根据测试结果,就视觉的不同步而言,每个人的情况都不相同。因此,每个读写困难孩子的双眼镜片组合都是不同的,这与其异质性的特点十分相符。

  据悉,读写易眼镜对于所有拼音及方块文字系统都适用,目前已获得国家相关专利。“许多孩子将因此不再为眼部问题苦恼,受益终身。”刘志雄表示。

  尽早识别让孩子健康成长

  研究者认为,读写困难与个人智商、能力并没有必然关系,它是反映通往智能的途径出了问题,并不代表个人不能阅读或是智商不足;但由于大脑与小脑的讯息传达出现障碍,导致这些人的学习过程将极其艰巨。

  那么,读写易眼镜对于具有读写困难孩子的帮助有多大?彭继发表示,实际上,教育发达的国家,如美国、英国、新加坡等,不把读写困难看作一种疾病。因为这些人的智力是正常的,只是他们的大脑对于文字处理方式不同而已。

  IDA研究认为,此症并非疾病,也不是学习者智力低下或不健全,而是对常规教育的读写理解方式不能适应。因此,此类人可能需要特殊的教学方式。在解决了此类问题后,常常显示出他们特别聪明,或者具有特殊的创造力。历史上,托尔斯泰、爱迪生、毕加索等人都具有不同程度的读写困难,但并不影响他们的伟大成就。

  例如,在我国香港,对于读写困难的帮扶模式已经发展了10余年。小学新生入学半年后,学校会开展读写困难儿童普查测试,根据测试结果为这些孩子制订专门的在校学习和考试辅助策略,如考试的试卷内容相同,但单独大字号印刷等。同时,每年每个孩子还能获得教育统筹局的一笔培训经费。如果孩子读写困难情形严重,学校还会按人数给予额外资助。一些香港的公益组织也会开设相应辅助班,以改善学生的读写困难。

  “对于部分孩子而言,读写困难可能会随着大脑发育不断完善,症状日渐减弱。有些人则不会。因此,越早识别、越早提供帮助,效果越好。”彭继发指出,当前,我国内地学校对于读写困难的认知度普遍还低,使得大部分读写困难孩子遭受误解、歧视、排挤,极大危害了他们的身心健康。

  香港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,95%的读写困难学生不能上大学;超过80%的读写困难孩子在初中阶段辍学;在青少年罪犯中,约有70%的人在学校时被诊断为不同程度的学习困难。专家表示,大家要正视读写困难,尽早识别矫正,帮助孩子还原文字稳定阅读状态,让他们真正理解阅读的快乐。

  据了解,读写困难一般在小学阶段浮现。如果存在读写困难的孩子能被及早识别,接受适当辅导,将可减低日后的学习困难。为及早识别孩子是否存有读写困难,去年12月份,读写易公司与深圳相关机构开展了公益合作,对全市范围内的读写困难孩子提供为期3个月的免费测试,并将此类公益活动深入基层社区。今年5月份,观澜街道黎光社区与读写易公司联合开展了公益免费测试活动,现已完成辖区数位中小学生的读写困难测试。(通讯员扶坛)

编辑: 郑柱子

“读写困难症”不容忽视

关闭